信仰與見證分享

基督教信仰與科學

基督教信仰與科學研究是和諧一致的,它不僅符合科學而且大大地超越科學。聖經不是一本科學專著,乃是一本論述神的創造、神對人類的救贖和神的國度的神所默示的巨著。然而聖經中確有許多關於科學的預見,遠遠地超過人類的認知,日益為現代科學所證實。

現在大家都知道,地球是一球體,懸浮在宇宙中,不停地自轉和繞太陽公轉。但古代人們認為地球是平的,四周被大水圍繞,只要一直往前走,一定會走到大地的邊緣;同時,當時認為地球是固定不動的,太陽系的所有星辰都以地球為中心旋轉。西元前六世紀,希臘哲學家兼數學家畢達哥拉斯就說地球是圓的。在舊約以賽亞書4022明確寫道:上帝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好像蝗蟲。他鋪張穹蒼如幔子,展開諸天如可住的帳棚。」大圈一詞在希伯來原文中是指一個立體的球面而不是平面的弧形。聖經清楚地啟示了地球的形狀。以賽亞書寫成於西元前七世紀末到八世紀初,比畢達哥拉斯的學說早二百年,早於哥倫布的航行兩千多年。

十七世紀牛頓發現萬有引力定律,解釋地球之所以能懸浮在太空,乃是地球和太陽之間引力相互平衡的緣故。然而約伯記2678早已指出地球是懸浮在太空的:「上帝將北極鋪在空中,將大地懸在虛空;將水包在密雲中,雲卻不破裂」約伯記比牛頓的萬有引力定律早兩千年以上。十八世紀時美國富蘭克林的風箏實驗發現了電磁波,促進了以後電報,電訊等科技的發明。但在約伯記3835中記載:「你能發出閃電,叫它行去,使它對你說:我們在這裡。」即指出了電波的存在。

有人批評基督教是反科學的,他們總是舉出十六世紀義大利物理學家伽利略,因發明望遠鏡觀察天文的結果,證明地球是繞著太陽轉動,因此而遭受天主教當局迫害。在當時的教廷認定地球是宇宙中心的說法,即所有的星球是繞地球而運行的。但當哥白尼、伽利略等科學家發現太陽才是宇宙的中心,地球是太陽系中的一員,繞著太陽而行;與天主教的基本教義相違背。且聽伽利略自己怎麼說的:「地球繞著太陽是很明顯的,上帝已經把太陽擺在天空,而地球在太陽的外面。很簡單的,地球勢必繞一個上帝已擺好位置的太陽旋轉。」;「我們知道真理不會互相抵觸,所以如果物理是正確的,所得的結果必定由正確的認識聖經得到印證,所以物理是聖經的詮釋者」。這段話可充分說明伽利略不但不是反基督教者,甚至是一個信仰的見證人。他堅持認為上帝同時用聖經和大自然啟示世人,因此聖經中有關自然現象的經文應從科學觀點來重新解釋,因而激怒了一直擁有解釋聖經最高權威的教廷,他的被定罪不是因為信仰問題,而是因為他對教廷權威的挑戰,得罪了當時的天主教當權者;結果他被軟禁度過了他人生的最後十年。

也有人提出達爾文的進化論來反對基督教信仰。進化論並非人三言兩語就可以說清楚,甚至有許多斷章取義之處。我引用發現能量不滅定律的物理學家焦耳的話:「達爾文只是對地球生命的演變程序提出一種理論的說明,不幸的是許多人把他的說明定為生物學最終的理論」。北京清華大學生物系主任陳楨教授,乃中國研究進化論的權威,他對學生說︰「同學們,你們不要以為『進化論』是科學,其實,進化論不過是人的設想……。」言下之意;進化論不能當作科學,只不過是人想像出來的假定或假設。要是進化論是假的,猿猴也根本不可能變成人類﹗這樣的話,那生命的起源只有兩種可能︰不是進化而來,就是創造而來;進化論如不能成立,則創造論就必是真理,上帝的存在也必有定論。如果上帝肯定存在,則人生的道路當有全然不同的新目標,新方向和新境界。為此對於進化論之基本論點及影響,必須加以仔細思考辨別其真偽;不可盲目附從。

陳楨教授在上進化論時曾經舉出一則實例,表明進化論不能自圓其說,非常有說服力。他說︰「你們看見過中國江南的水牛嗎?水牛的角是什麼形狀的?是彎的,呈圓弧形,角尖是向后向內長的。這樣的角對生存競爭有何好處?」西班牙的野牛;角是向外向前方長的。中國的水牛,它的一對大角是向后彎向頸部的。分析水牛角的形狀,的確發現它對生存鬥爭一無好處。但根據進化論,這對大水牛角是牛經歷了許多許多萬年,因生存競爭的需要,通過「優勝劣敗」,「適者生存」,「物競天擇」的步驟;牛角才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終於發展成今日的模樣。所以凡是能延續下來的水牛品種,應該是強者、優者,適合於生存鬥爭者。可是中國水牛角的形狀,實在對生存鬥爭不利,既不能禦敵,又無從自衛;毫無優越之處;對此進化論無從解釋。陳楨的這一席話,對於迷信進化論,堅持無神論的蔽塞腦袋,起了開竅啟蒙的作用。其實,何止水牛角,君不見許多羊角也長成彎形的,且彎向後方,甚至彎曲而成螺旋形的。試問︰既然經過許多萬年的進化,怎麼把角尖逐步卷到圓圈裡面去了?這類失去攻守自衛品種,怎麼都生存下來了?再看看野生公鹿的角,呈樹枝形的,為什麼不長得像犀牛角那樣?有些品種的野公鹿頭上的雙角似旗杆,高過一公尺;既不利進攻,又不便逃遁;在森林地帶更易被樹枝勾撞,多不方便,有何優越之處?這些實例,進化論都無法解釋。事實是︰生物體內既無退化的跡象,亦無進化的跡象。一切傳種接代的繁衍,都按DNA遺傳基因的信息正確傳遞;而DNA本身都非常穩定,不存在亦不需要進化。生物界各種類間的相似性與特異性也處處存在,正可証明造物主的創造大功與無窮智慧。

敬畏耶和華是知識的開端」(箴1:7)。因為上帝是萬有之本,是智慧、知識、真理、生命的源頭。公認最偉大的科學家牛頓說:「我從聖經中所找到的真理,事實多過任何屬世的史書」牛頓發現萬有引力,可以說明維繫天體運行的力之所在,但是人們要問︰「第一推動力從何而來?」信仰上帝的牛頓則說︰「這是出於上帝之手」。若不是出於上帝之手,怎能使諸天體如此有規律地運行呢?美國大發明家愛迪生也說過:「我認為每一個原子必由某種智慧所掌管,所以能千變萬化,成造化之妙。這種智慧乃是從一個比我們更偉大的能力而來。」他說:「我深信有一位全智全能的、充滿萬有的、至高至尊的上帝的存在。」愛因斯坦則稱他是在研究相對論時找到上帝的,他說:「我的宗教信仰即由對他誠心的崇敬而構成的。我深深地相信宇宙中有一種難以理解的、超越理智的力量存在,這種感受構成我對上帝的觀念。」

上帝是藉著大自然和聖經啟示他的奧秘,科學則是研究上帝為大自然制定的各種規律。從根本上說,科學與聖經應是相輔相成,並行不悖的。根據蓋洛甫統計,前三個世紀的三百位著名的科學家中, 92%是上帝的信徒,其中幾乎囊括了人們熟知的所有大科學家,如牛頓、焦耳、歐姆、法拉第、孟德爾、巴斯德、馬克士威爾、蒲朗克、愛因斯坦等。在當今,各個領域的傑出學者、科學家、諾貝爾獎金獲得者中,也不乏虔誠的基督徒。他們在發現科學的奧秘時,也發覺了自己的微小,並謙卑地在創造主的面前榮耀神在他們身上,科學與信仰的和諧、統一得到了充分的彰顯。

一九六0年代美蘇兩國進行太空競賽,蘇聯太空人領先美國先上了太空,當時蘇聯主席赫魯雪夫大言不慚地說:「我們的太空人上了太空,沒有找到上帝,可見根本沒有上帝。」美國的葛理翰牧師講一個妙喻:「有一隻蚯蚓爬到地球表面左看右看,又回到泥土裡告訴他的同伴,地球上根本沒有一個叫赫魯雪夫的人,因為我到地球看不到他」。

1971年美國太空人歐文第四次登月後說︰「當我們飛向月球時,身後的地球最初還可以清晰地看到海洋`白雲`山脈,美麗極了,就像聖誕樹上的裝飾。但是四小時後,地球卻小得像籃球,不久又縮小成為棒球、乒乓球...這時我才突然發覺自己是這樣快地離開地球,內心感觸真是無法形容。...上帝是多麼偉大,人是多麼渺小啊!」完成此次太空飛行任務後,他就向太空總署遞交辭呈,進入神學院學習。後來他到處傳講天國的福音。

從物理的角度來看;芸芸眾生,雖是千姿百態;惟其物質的組成分子均相同。從電子、質子等微粒世界,至浩瀚無際之太空星球,無不受同樣的空間力學操縱著。這都說明全能的上帝,從一本造出萬有;即萬物均起源於同一位創造主。由此也顯出上帝之神能無限,智慧無窮。而且科學愈發達,發現愈多愈深入,上帝的能力愈彰顯。為此人應該更謙卑,更敬愛上帝。人有什麼可驕傲誇口的呢?人的那一樣創造物能夠與到處存在的任何物質的一個最微小的原子相比?原子內的電子環繞中子、質子的旋轉速度是每秒三十萬公里﹗再想一想,那廣闊無垠的太空中︰我們居住的地球正不斷地以每秒十八點六英哩的速度環繞太陽旋轉;太陽系中的九大行星和上萬顆小星體,又以每秒十三英哩的速度繞著本星團中心旋轉;而本星團又以每秒二百英哩的速度繞著銀河系中心運轉。銀河系共約一千五百億顆類似太陽系的恆星系,更以每秒一百英哩的速度繞著遙遠的河外星系運轉;最後是整體宇宙的所有星系正有條不紊,秩序井然地繞著北方上帝的寶座運轉﹗(見以賽亞書十四章十三節;約伯記卅七章廿二節)對此精妙偉大,複雜準確,輪中套輪,蔚為奇觀的億萬星系永恆運轉,我們渺小的人類,只能以無限謙卑崇敬的心,向上帝獻上贊美、感恩和頌揚。就像羅馬書一章廿節所說︰「自從造天地以來,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